不久前谷露发布了《中国猎头行业大事记》,而在这张大事记背后,是一个个人物与一段段正等待被挖掘的故事,也蕴含了猎头行业的一些发展规律。

借谷露学院“猎·变”巡回沙龙赢得行业高度关注的时机,我们推出了同系列人物志。我们将每期采访一位具有先锋精神的猎企创业者,了解他们在市场变化与行业变迁中对于猎头职业发展与猎企管理的思考和体悟。

本期人物为普仕英才(Promatrix & CO.)与仲达智享(ZD Expert)创始合伙人兼CEO高岳(Edison Gao)。

Edison于2012年创业,现负责公司的战略决策、商业创新及组织发展。他所倡导和推行的“蜂巢模式”在行业内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在创立普仕英才之前,Edison曾作为合伙人及总监供职于两家国际猎头公司,并成功地发展了两家公司在中国区的金融行业人才招聘业务。

Edison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市场营销专业,硕士EMBA毕业于长江商学院。

( Edison Gao,2018年摄于洛杉矶)

Edison或许是个矛盾的人。

他敏锐、想法多元、反应迅速,对人和形势有精准的把握。另一方面他也懂得自省,通过反思挑战自己、实现进阶。

他从不吝啬分享,更不畏惧改变。

他用“重塑”二字形容市场与行业动荡中的普仕英才。对于蛰伏之后必定迎来的新爆发,言谈之间我感受到,他已准备就绪。

对人的关注,心力比脑力更重要

2006年,为了找到一份真正有认同感的工作,毕业还不到一年的Edison想为自己挑选一个新行业。

一家名为Antal的英国猎头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结束面试时他问了自己三个问题:「工作内容是我感兴趣甚至擅长的吗?同事与团队风格是我喜欢的吗?所在行业是我愿意长久扎根做下去的吗?」

而此刻,2019年,坐在我对面接受采访的Edison已经是一名创业7年的猎头公司创始人。那么显然,13年前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我天生就对他人有好奇心,也喜欢和人打交道。」回忆起这次转行,他认为对人的兴趣是推动他在众多机会中选择猎头行业最重要的原因。

2006年进入猎头行业时Edison几乎是一张白纸,从Researcher做起,到2008年底已经晋升为Antal的合伙人。这经历很难让人不吃惊,于是我好奇地问Edison,做猎头对他来说是不是非常游刃有余?

但他却告诉我,事实正相反:他从一开始就遇到了不小的困难。「那时候我虽然常常加班到一两点,努力学习各种经验技巧,但始终不得章法,也没能找到正确的感觉与方向。」

有人委婉地劝他及时止损。「大致意思是,我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也足够努力,却一直没进展,是不是应该考虑自己可能并不太适合做猎头。」

「但我相信,在行动中积累,比在思考中寻求突破更有效。」Edison从没怀疑过自己,他人的质疑与劝说也没有动摇他的信心。他坚持不断摸索、充实自己,于是事情的转机随之而来。

Edison至今还记得这个颇具戏剧性的Case,一家外资银行要在青岛开设第一家分行,想在内资银行里找到一名经验丰富、英文沟通能力强的候选人担任行长。他翻遍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渠道还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项目始终无法切入。

好在,机会的大门永远为有准备的人敞开。

一个周末,项目的紧迫感让Edison跑来公司加班,机缘巧合之下却与一位其他Case的候选人聊起来。「那名候选人的小孩正好要高考,因为我是人大的,那时候毕业也没多久,他就觉得我比较有高考的方法。结果那天我花了快两个小时,给他讲高考怎么准备,还有我的考试心得。」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这位候选人对Edison有了不错的印象。知道他正在做的Case,这位候选人就把自己银行历届英语演讲比赛的获奖名单给了他。拿着名单顺藤摸瓜,他最后找到了非常合适的候选人。

让Edison非常有成就感的瞬间是,候选人接到电话时告诉他,自己冥冥之中有预感,彷佛等这通电话已经很久了。

「心力比脑力更重要,技巧之类的东西都是可以模仿学习的。」这次经历也深刻地塑造了Edison的职业观,「我们的工作面对的是人,当务之急应该是时刻关注对方所关注的,时刻感受对方的感受,不断地想如何去挖掘他的需求。很多猎头,包括我之前都总是先关注职位,而缺乏了对人本身的了解,这就本末倒置了。」

(其乐融融的团队,2017年摄)

从Researcher、到顾问、到拥有第一位下属、带第一个完整的团队,Edison用不到三年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猎头生涯的起步与飞跃;而后,他加入了MRI负责金融行业,培养了一支千万业绩的团队,在这个新的平台上,他又相继突破了许多个「第一次」。

Edison的经历看似是幸运的加成,在恰好的时机有恰好的机会出现。然而究其根本,是他对自己有信念,对「人」有关怀。

坚韧的心力支撑他在积极准备中等来转机,对人的深切关注是他远超同行的秘诀。

推己及人,由内而外地尊重和热爱,或许这才是一个猎头应有的温度。

身份的转变,从被赋能到赋能更多人

「经历了好几次从零开始搭建团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到了2012年,其实我已经是比较Ready的状态了。」谈及为什么会创业,Edison的回答很直接。

其实创业的想法萌生在更早之前。

「对于猎头来说,接触的人层次越高,眼光就能越长远,这是个很朴素的道理,而创业能更好地让你接触到更多人,了解到他们眼中的市场是什么样的。」Edison从不是一个躺在过往成就上“安分”的人。

动心起念之间,只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专注在金融方向的Edison和团队受到非常大的冲击。这让他意识到世界绝非一成不变,不再是埋头做好本职事情就能保持成功。它需要对市场变化更灵敏的嗅觉,对市场环境更深入的理解。

那时猎头行业普遍认为内资市场不够成熟,合作难度高。在此之前,Edison也一直服务于外资猎头公司,接触的几乎都是外资的客户。「但我始终有种危机感,我看到了从2008年开始,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占比越来越低,未来猎头行业的增长一定会大量来自内资。」

于是乘着民营企业爆发的东风,Edison创立了今天的普仕英才。

创业伊始的Edison(右), 2012年摄)

在创业的初期,Edison选择将资源集中在民营企业,特别是他认为空白非常大的高管招聘市场。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从业务的角度来讲,他的判断与预测没有错。民营企业迅速崛起,普仕英才在创立的第一年便扩大到了三十人的规模。

公司发展一时风头无两,他却对我说「创业的路并非高大上。」

「当公司真的建立起来了,你会发现完全不像之前想的那么轻松写意。」初创公司的老板总是要身兼多职,Edison对此感慨颇深,「你需要关注的东西一下子变得又多又杂,以往只需要专注在客户和候选人身上,现在你甚至还得关心今天下班之后有人关灯关门吗?打雷下雨还要想今天窗户关了吗?这些事情。」

「你在原来公司所创造的价值、做出的成绩,可能有超过一半都是那个平台所赋予的。很多运营、行政的事物,都有人在不知不觉中帮你代谢掉了。」当角色从一名职业经理人转变成创业者,「从今天开始要叫我老板」这样身份的名片式自我认同反倒是最容易的,难的是随着角色转变而来的心态上的转变,难的是如何快速将缺失的那一半支持迅速搭建起来。

(在细分行业里站稳脚跟,2014年摄)

创业就是从被赋能到赋能别人的过程。

过去的Edison没有方法论的指导和完善系统的培训体系,起步的路走得磕磕绊绊。所以创业之后他亲自编写了一版培训材料,花了大量时间,把自己这么多年踩了无数坑得到的经验教训总结下来,希望能够给员工的成长提供更多帮助。

同时他认为过去能做出成绩,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公司愿意大胆启用新人。所以创业之后的他也非常愿意给新人尝试与发挥自我的机会。

此外,深知「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己。」所以纵使搭建了一套自己的培训体系,Edison也没有将所谓的模式和方法论一刀切。而是希望每位顾问、Leader和团队都能通过不断的尝试,找到适合自己的定位。

蛰伏与重塑,发展需要规划而非惯性

普仕英才以非常好的势头度过了创立后的前三年。「还记得14年初,我和当时的三十多号人说,如果完成了今年的目标,就请大家去泰国玩一圈,最后约定成功兑现了。」

(约定中的集体出游,2014年摄于泰国)

于是2015年普仕英才顺势开始了扩张的探索:从北京到上海,再到其他几个城市,还搭建了几条不同的业务线。但这时运营的难度也变得不可同日而语。

「之前我们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去发展行业、客户、候选人以及如何提高人效这些前台的东西上,在公司运营的规划、组织与流程的设计等后台的东西考虑得比较少。虽然有重视,但也只是靠着惯性去做,没有足够高度的理解。」

站在今天看过去,Edison明白公司最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抓住了一个可借力的细分市场。

(快速发展的普仕英才,2016年摄)

但随着公司的扩大和行业竞争的变化,能够从这里借到的力对普仕英才来说已经远远不够。

「有句话说的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从2017年开始的两年里,尽管每年还保持着一定的增长,普仕英才还是迎来了自己的蛰伏期。

放慢脚步,才能更好地想清楚自己的方向。Edison用重塑这个词来形容过去两年的蛰伏。

重塑体现在各方各面,Edison给我举了两个例子:

围绕合伙人这一核心,他进行了组织能力和组织发展共识的再设计,让大家与公司有一致的目标,激励制度的完善也能让大家随着公司的发展获得共赢,而发展的共识也让大家有了共同的期许和目标。

而对于公司中合伙人之外大量的高潜leader和顾问,普仕英才则通过推行内部未来领导力发展体系和“明日之子”培养计划来全面打造公司的领导力人才梯队。

除了公司层面的重塑,他个人也在不断寻求突破。

「曾经我热衷于在行业里做演讲和分享,不只是单纯地宣传,而是我确信自己的想法可以为行业带来好的影响。但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不太参加这些活动,公司的对外宣传也随之减少,很多同行好奇是为什么,原因是我发现自己对曾经讲的那一套东西没那么确信了。」

「想在一个行业里坚持和发展,相信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能量。或许,这也是我自己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困惑, 先要找回自己的初心, 才会再次拥有激情和希望。」

Edison认为,无论是大到公司的发展目标还是小至一个行业观点、管理方法,如果作为创始人自己都不相信,则很难真正影响和激励身边的人。

(上台发言的Edison,2017年摄于年会)

创业者需要不断重塑完成自我激励。

他的自我重塑体现在各个方面,无论是对业务的把握还是对行业的理解,甚至上升到宏观层面对整个市场的认知,在他身上都有了一次大升级。而Edison之所以能在激烈的环境中创出一番新天地,这种自我的更新重塑是最重要的推手。

但只顾着埋头赶路很容易迷失方向,坚强的创业者会时不时抬头眺望星空。「Think big!If it doesn’t work, think bigger!」

Edison不仅敢做,而且敢想。他的目标都非空中楼阁,而是有着从地面生长出来的脉络。

中国猎头行业的市场规模早已超过了500亿元人民币,正向着千亿进发。而从中国第一家猎头公司出现至今,也不过二十余年,与其他行业相比,中国的猎头行业还处于偏早期的阶段。

「我在读EMBA的时候,接触到了不同行业的管理者和创业者,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发现,因为猎头行业的经历才成就了今天的自己,而猎头行业的商业价值与发展潜力,还有巨大的爆发空间,我也希望能够坚定的带领普仕英才与这个行业一起迎来下一个高潮。」

此外,一个企业长久的成功不仅仅来自于客户的认可,更来自于对内部人才的赋能。

因此Edison为普仕英才设定了一个三年期的资本化目标。「我们现在有6位业务合伙人和1位运营合伙人,大家几乎都是一路随着公司发展到今天,下个阶段我们希望把合伙人团队发展至15-20人,除了外部招聘,更多的还是依靠内部培养,合伙人团队的能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共同的职业价值观和事业发展的共识,公司的发展来自于每位合伙人的努力,那么公司的成功也要真正属于所有合伙人。」

激励制度上,普仕英才则拿出了20%的股权作为合伙人持股平台,并同时创立了公司的业务赋能中心,进一步完善了公司的人才职业发展和合伙人发展制度。「我们希望探索出一个全新的猎头公司合伙人管理模式的典范,并实现一个可持续增长的商业价值。」

「在这么大的市场中,机会就在这里,等着你去把握。」他说。

(普仕英才集体合影,2018年摄于年会)

后 记

采访的最后,我问Edison对「老朋友」谷露有什么评价与期望,下面是他的寄语。

Edison:我最初尝试过内部开发系统,但自己做了才发现一个ATS系统,能够做到谷露这样完善的程度,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对谷露的产品本身有比较强的好感,也给谷露推荐过好几个朋友作为客户了。

技术是比较标准化的,猎头行业的产品和服务主要依托的是人,而人本身是非常不标准化的。因此,猎头行业无论是在引入新技术,还是在技术与我们的业务进行融合上,都落后于其他相对标准的行业。

但是技术在发展,公司的经营理念、商业素养也在进步,我相信今后二者将会有更大的结合空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