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的这天,Ken的日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在约定好的时间不早不晚,裹挟着室外料峭的寒意,他走进来,我们握手、落座,没有过长地寒暄便直切正题。

认识Ken是从采访中时不时迸发的会心一笑开始,而了解Ken来自于他对自我真诚不保留的剖白。

一位「猎界多面手」的自我修养,随着他的讲述在我们面前缓缓呈现。

(双面的Ken)

多一分的成绩便需要多十分的付出

2011年毕业至今,Ken从Researcher做起,以平均一年一晋升的速度,仅仅用了六年就在一家老牌外资猎头公司升任Director,带领二十余人规模且业绩亮眼的Healthcare团队;又于2018在跨入30岁的这一年加入猎企新贵CGL,成为新晋大健康合伙人。

他无疑是周围人眼中年少得意的代表。

但成功从来都不可能随随便便得到,想要多一分的成绩就要付出多十分的努力。

在大学里Ken学习了四年日语,但在求职时却发现语言专业的对口工作实在选择有限。阴差阳错之下,他进入猎头行业,而且是对于专业要求极高的大健康领域,成为了一个既没有行业知识、也没有任何经验的猎头小白。

现在很多猎头都觉得大健康这个领域有前景、后劲足,但是同样它的门槛也很高。想要能够真正给专业且资深的候选人合理的职业建议,甚至只是想要在交谈中不露怯,都需要猎头本身拥有很强的行业见识,以至于Ken用了「艰难」两个字来形容自己刚成为猎头的前两年。

「为了更早一点摆脱小白的身份,在最初的两年里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来打基础、寻求提升,不仅是向前辈请教、向候选人学习,也通过别人留下来的文档、资料来充实自己……」

一头扎进学不完的行业知识里,从一无所知开始锻炼各类技巧,但Ken觉得自己在其中收获最大的还是心态上的变化与成熟:从学生思维转变为职场人的思维、从等待别人的帮助到主动承担责任、从患得患失到坦然接受暂时的失利……

就这样,Ken一步一步地适应了这个行业、融入了这个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证明了自己,经历了让人目不暇接的变化与难题,也慢慢开始承担起更大的责任。

如果打开字典去查成功的解释——把事情做好。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有任何的等号,不需要和任何人或过去相比。Ken便也如此,在他看来,遇到困难不是偶发事件,而是每个人成长中的必然,所以也不必将它们太当回事。

「现在回头看来,一切都还算是蛮顺利的,后来自然而然地走到了这一步。」轻描淡写的言语背后,是不懈的努力与不断学习向上攀登。

专注永远是高效的保障

Ken是在CGL的会议室里接受采访的,会议室的桌子很宽,聊到有一定深度的话题时,他的笑会不自觉收敛,表情变得更加诚恳,身体也从桌子另一侧稍稍向前凑。

抛给他的问题,Ken都会略微沉吟思考片刻给出一个负责任的答案,很容易可以感受到他的专注。

有类似体验的人还有他在CGL的同事,负责Marketing的Carol,在去年她也曾简短地采访过Ken。她还记得当时聊到关于对大健康领域的看法和对候选人的建议时,Ken也是这般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这让Carol意外:「毕竟我们上一秒还在开着玩笑。」

Ken有着一副外向甚至看起来有一丝玩世不恭的外表,但其下却是他对专业的坚持。

作为猎头,向候选人提出的每条建议,都有可能完全扭转一个人未来的职业道路,随口说出来的话在听者心里产生的影响是很难预料到的。

因此在Ken看来,平常的打趣归打趣,一旦回到专业上的东西,他始终需要认真对待。他会把工作和生活分地很开——需要慎重对待的、和可以肆意放飞的。

(工作之外,Ken总能找到放松的最佳方式)

还有人向我爆料,在和Ken不熟的时候,甚至一度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因为「在微信上找他,如果不是工作相关或实在紧急的事情,他总是过很久甚至下班了才回。」

后来才知道,他一旦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就不会多在其他非工作的事情上分心。

时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光阴宝贵的道理谁都懂,但往往上网查个资料,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找到什么有效信息;拿出手机想联系客户,却因为几条未读消息而刷起了朋友圈……一边焦虑时间不够用,一边做着浪费时间的事情。

工作中所能保证的大块、高效的时间非常宝贵,万不可因为次要的东西让它被拆分零散,这是Ken一贯的想法。

团队=不同的个体+相同的目标

通过不断的努力可能再加上一些运气与悟性,Ken在猎头行业快速地成长起来,不久便取得了亮眼的个人成绩,但随后又有一系列的挑战接踵而来。

当时他所在的团队面临动荡、亟需重组,Ken不得不站出来承担起带团队这份陌生的工作。「对于一个管理新手来说,重组与调整现有的团队远比重新搭建要困难得多。」他说。

对于很多业绩突出的Top Biller来说,如何转变为合格甚至优秀的Team Leader甚至于管理者,一直以来都是个难点。

Ken又花了大概两年时间,硬着头皮去学习如何带好一直高效的团队,逐渐上手之后继续花了两年去做团队升级。

直到现在,那些对Ken以及他的团队有所了解的人,都会惊诧怎会有如此精力充沛的一群人。Carol告诉我,「有时候我们自己都会开玩笑,说他的团队就像打了鸡血。当然,这是褒义的。」

到底是他将这样一群有激情的人聚集成了一个团队,还是他让这个团队变得富有激情?

也许可以在下面的叙述中找到答案。

(在CGL,Ken带领的Healthcare团队)

「比起具体的技能与经验,符合团队文化与价值观是我在挑选团队成员时首要考虑的。」

Ken希望能和对的人,一起做对的事。「他们可以不是最聪明的,毕竟猎头的成功不取决于高智商,而在于很多『软性』的条件。」他认为猎头始终是为客户提供服务的行业,而一个人用不用心,客户很容易感知到,所以他们首先一定要正直,坚持正确的事,还要待人以真诚。

对这个行业不太熟悉的人可能会认为,猎头每天的工作就是出没于静安、人广、陆家嘴高级写字楼下的咖啡厅,和候选人从时事新闻、行业内幕聊到坊间八卦,然后不经意地抛出一句「X总,我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推荐给您。」……所以猎头只要有趣、会Social就行了。

「有趣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特质。」Ken曾经给一些有海外背景的顾问们出过一个面试题——如果让你写一份出国的旅游计划,你会怎么写?

「原因之一是,能够掌控自己工作的人,本身会对生活会充满热情。会玩的同时也懂奋斗。」他分析这份面试题的用意,「二是,想要真正写好一份旅游计划,需要比较强的信息总结的能力、计划能力与执行能力,这与做猎头不谋而合。」

(Ken和CGL的小伙伴在马来西亚团建)

「大家都喜欢和幽默有趣的人打交道,但想做好一个猎头,仅仅有趣是不够的。」但Ken还是和我强调勤奋的重要性。

虽然说努力了不一定有结果,但不努力一定没有结果。

和候选人谈笑风生的背后,是不松懈地对人脉进行积累与维护;为客户快速找到优秀且合适的候选人,离不开长期的积累与不厌其烦的mapping。

无怪乎有人感慨,现在坚守猎头行业的人,可能不是骏马,而是骆驼。

但人的自驱力与激情终究是有局限的,一个团队的欣欣向荣,需要leader用心地去引导。

「猎头工作所产生的压力,我要帮助大家转变为动力。」Ken希望打造一个「快乐成长」的团队氛围。

快乐在于工作间隙能够得到充分的放松。不过更重要的是成长,为了对顾问长期的发展负责,Ken会亲身上阵负责团队成员的培养,对每个level做什么、学什么都制定清晰的计划,给予同等充足的培训与机会。

与之相对应的是,团队中的所有人都有很强的认同感与凝聚力,「热情与专业,这就是我们的团队烙印,也是我们希望外界从我们团队任何一个人身上所能感知到的东西。」

(团队凝聚力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随着小伙伴越来越多,团队业绩与个人业绩的平衡成为Ken需要时刻关注的问题,重点与难点都在时间管理与资源分配上。正因如此,他非常感激团队的中间力量给予自己的帮助,「在他们手中,每个team不仅目标一致,还自发地相互扶持。」

构成一个人领导力的重要因素包括能否对下属充分地授权,给予充分的信任。也包括能否包容下属的失误并做出指正,以及是否能用更合适的方法处理争端与冲突。

「我也不是没犯过错误。」在Ken的团队中,90后的占比超过了70%,作为一个生在80后尾巴上的人,他起初在与90后下属们的相处上还是走了一些弯路。

「他们对于被认可这件事的诉求很高,自尊心也很强。」

曾经他会在公众场合比如团队会议中,严厉地批评犯了错或什么地方没做好的下属。但有人私下里找到Ken,说虽然已经明白并反省到了自己的错误,但公开的批评还是让他感到自尊心受挫,心情会很低落。

后来Ken再也没在公众场合做批评。取而代之的是私下一对一或者相关人员的小会,通过这种形式,排除掉公众场合给批评者带来的激烈情绪、与被批评者为了维护自己自尊心而嘴硬地反驳,双方反倒可以更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本身的细节。

「每个人对于批评的承受能力不同。」他总结道,「而我尊重这种不同。」

在担当大任的路上,年轻人总会遇到更多的阻碍与质疑,这让他们往往比年长者多出一股外放的锋利。而此刻面前的Ken脸上挂着令人愉悦的微笑,慷慨、平易近人,和想象中的他不一样。

或许他过去确实锋利过,可是现在的他更愿意由己及人,做个「相处起来舒服的人」。保留了代表年轻的激情与冲劲,那些攻击性的尖刺毛边收敛了起来。

很难说清转折到底发生在哪一刻,可他在改变,这让他感觉不错。

现在远不是停下脚步的时候

猎头这一分支,从最初的咨询公司中独立出来,呈现出在不断的分裂与重组中曲折前进的趋势。

许多人说,猎头行业现在非常地浮躁与混乱。但Ken 认为「做什么,怎么做,都是一种选择,没有对错」,走好自己选择并认为正确的路就行了。

「猎头要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拥有自己的价值。」如果给你一模一样的资源与客户,要如何与别的猎头拉开差距?「唯有创新,如果不能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创新服务,猎头之间智能落于『价格战』这种恶性竞争。」

Ken想让猎头更多地回归专业服务的身份中来,并已经迈出了尝试的步伐,「比招聘更前端的组织架构咨询、行业调研等,都是作为猎头可以为客户提供的。」

关于未来,Ken有自己的野心。他想要打造一支全行业最好的医疗服务团队,在猎头老本行之上,进一步做好专业咨询服务与企业增值服务。

「拥抱变化本身就需要强大的自信,我认为追求梦想的过程,比到达终点更加有意思。」30岁,远远不是一个人停下脚步的年纪。

来到CGL,Ken希望能够在新的平台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提高自己的眼界,打破之前固有的一些思维,进一步打磨自己的能力。

不仅猎头行业在寻找变化与转型的方向,他一直所专注的大健康领域同样在不断变化。

「无论是猎头还是大健康,现在国内的趋势都是更多地由外资转向Local。但越来越多内资民企百花齐放的同时,参差不齐的企业质量也为寻求机会的候选人带来了更大的风险,需要仔细甄别,而猎头的作用正在于此。」在行业变化中,Ken选择顺应潮流。

曾经的他告诉候选人未来的机会在内资的时候,还被候选人开玩笑说既然内资那么好,你怎么还在外资呢?

「现在我也在内资了,可不会再被回怼了。」他大笑着说。

后记

生活中他幽默风趣、热情满满、爱玩会玩还带着大家一起玩;工作中他是靠谱的猎头、是沉稳的上司也是值得托付的合作伙伴。

不变的是始终用出众的人格魅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

他的猎头人生,未来还有多少面?我只知精彩的还在后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