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出入香港豪华写字楼,或是在异乡为同家公司付出16载年华,不甘愿做一个全职妈妈的她,选择自己创业。

她用女性的柔韧与刚性,跻身猎头这个高压的行业,她的柔软的是一种力量,她的坚持是一种信仰。

卓东樱(Cherol Cheuk),Partner One创始人,在这个经过岁月历练的人生厚度下,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能坚定不移地在事业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拿笔杆子的文艺青年,弃文从商的商界女性

干练的外表,温文儒雅的沟通,如今在猎头界创出自己一片天地的Cherol,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当初的梦想竟然是做一名记者。

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的她,用现在的流行词来说,就是一个文青。Cherol原本想念的是新闻系,误打误撞进入了中文系,又机缘巧合成为了香港中文大学如今最为火热的翻译系第一届学生。当年的她,看似与商业,八竿子打不着。

年少都有任性迷茫之时,虽出身于翻译,却是一天翻译也没有做过。只是因为中英文程度还不错,她走入了翻译的世界,却发现并非自己所爱。面前摊着一大堆专有名词,Cherol怔怔地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东西,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自己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进入政府或媒体工作,她不想屈就,而是想闯入商界的领域闯一下,即便薪水少,年轻便无谓。回想起当年的自己,Cherol觉得傻得可爱,带着一股年轻气盛的自信就闯入了当时还属于男人的世界。

弃文从商的Cherol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非常大的家族企业做大宗商品交易的管培生,负责做蔗糖的大宗品买卖和交付。其实当时她手上有好几个offer,之所以选择这家,完全是因为面试的办公室对Cherol来说太豪华了,若是未来在这样的办公室工作,得多么风光。她坦言说,自己当初,有点虚荣了。

误打误撞进入这个行业,好强的Cherol并不打算这样稀里糊涂混过去,只是再矜矜业业,也赶不上市场的瞬息万变,Trading House的价格越来越透明化,中间利润逐渐变小,再加上她发现Trading就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各种的应酬永远只是表面的,一旦牵扯到更深层次的商业,便和她没有关系。无法在男人的世界里拼自己的短板,也无法看到往上爬的空间,Cherol选择退出这个她奋斗四年的地方,而那个豪华的房间,她再也没有进去过。

初入商业的打拼,并没有就此戛然而止,反而让Cherol更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想要的。这四年的经历让本是一张白纸的Cherol学到很多商业知识,同时也让她她看到自己商业上的短板。于是,她又返回学校,在港中文大学念了一年的财务管理,拓宽了在专业领域的知识面。

虽是一路跌跌撞撞,却也是撞进了自己想要的领域。

(Cherol在公司庆祝生日)

从香港到上海,她跟随丈夫扎根于此

离开大宗商品交易后,Cherol就看到了Hudson的招聘广告,当时的Hudson在香港称作Morgan & Banks。她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则广告上写道“你喜欢挑战吗?你喜欢交朋友吗?你喜欢通过努力获得成功吗?” Cherol似乎是感受到了召唤“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该看的荣华富贵也都看了,所以才有资格对这种虚无缥缈的物质诱惑嗤之以鼻。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金钱对她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强烈。她要的是真正能激发她motivation的工作,即便减薪,也在所不惜。

重新出发的Cherol,不仅要习惯40%减薪的落差,还要习惯从甲方到乙方的转变以及从贸易到猎头的角色转变。以前在Trading House工作,都是糖厂粮油厂来讨好自己,像是拜山头一样。无论是出差中的商务舱,还是下机后的随行接待专车接待,都是从优待遇。该享受的荣华富贵在第一个工作里面都享受到了,直到做了猎头,她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是残酷的。

商业领域摸爬滚打的经验给了Cherol在做猎头时莫大的帮助,或许正是自己做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事,Cherol一接触猎头就爱上了这份事业。当初的迷茫开始渐渐明晰了起来,人生的追求在此刻有了意义。

(Cherol和她的猎头小伙伴们)

在香港M&B的三年过去后,因为先生的工作调动,Cherol跟着一起离开家乡,来到了上海。那时候,Cherol的儿子刚出生不久,她便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可是只做了几个月,她发现自己还是离不开工作,全职妈妈的生活并不适合自己爱闯的性格,她又回到了前东家在上海开办的分公司,也就是她呆了16年的猎头公司Hudson。

这一次,她的薪水又被减薪了。

(Cherol一家三口在香港)

2002年的时候,上海总体的工资并不高,和香港可以说是相去甚远,当时很多香港人来上海无法发展,报酬就是其中一个原因。不过Cherol却觉得这无所谓,一个好的工作机会不能仅仅因为报酬就放弃,猎头这行业,本来就是多劳多得。凭借自己的能力,她没花多久,就让自己的薪水又涨到了原来的水平。

回首过去,Cherol感恩当时年轻的自己珍惜一次又一次很好的工作机会,接受减薪的事实,是需要一定魄力的。Cherol相信,最好的赚钱年华是35岁-45岁,而在这之前,更重要的是锻炼未来赚钱的能力。

看似水到渠成的事业,却是Cherol在每一个岗位上都用百分之两百的努力所应得的回报。

(Cherol和她的小伙伴们)

十六年的辛勤耕耘,终成猎头创业界的铿锵玫瑰

16年勤勤恳恳在同一家公司付出,在如今的猎头行业这真的非常罕见,不仅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更需要承担得了在美国上市公司打工的管理者所应承担的压力。外国老板和本土沟通的障碍,每个月的业绩公示,中国的市场变化很快,周边的猎头小公司如狼似虎……压力促使着Cherol迅速成长,但也让她开始反思。

一方面要追赶业绩,另一方面又要规划公司的未来发展,还要负责管理团队,最后的几年,Cherol已经从猎头的角色转换成一个管理公司的决策者,但始终,这是别人家的公司,这还是在替别人做嫁衣。

当承担的业绩从6000万做到一个亿的时候,Cherol就如同睡醒了一般,既然我能承担起压力,我又能做成一单又一单的生意把公司业绩翻了个倍,那为何不自己做呢?

看着自己在老东家带出来的徒弟都出去开公司了,心底的那个疑问盘旋得越来越久。直到2015年9月,她终于离开了她付出了16载年华的Hudson,与同期的两位伙伴共同创立了Partner One,从顾问变成了一名女性创业者。

(P1 Partner 合照)

离开Hudson时,Cherol坦言自己其实挺舍不得的,她很感恩自己所有关于这个行业的知识都是在Hudson里学到的,只是一帆风顺的路走的多了,到了该转弯的时候了。

创业毕竟和管理有着很大区别,刚开始开公司时,Cherol最大的感受就是每到月底,户头上一定要有付工资的钱,比起在老东家所承担的压力,创业的压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Partner One在泰国曼谷的杰出顾问活动)

好在,在香港早八晚八工作五天半的习惯让她适应了创业的节奏。

好在,在美国上市咨询公司16年的经验没有白白积累。 好在,还有自己家人的支持给了她最坚强的后盾。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Partner One已经成为市场上一家快速成长的本土新型猎头公司,在中高端职位的高质量招聘服务中开枝散叶。

从一个小小的顾问发展到总经理,积累了大量的客户、人脉和经验后,再到独立出来创业,Cherol以天下之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从女性的角度让同行们看到,在事业与生活的平衡中,“她”创业的力量,不容小觑。

“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做的工作正好是我喜欢的,而且我是在为自己做,更关键的是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来做,这就足够了。”

(Cherol和北京团队)

信仰给了她人生的平衡,多肉给了她生活的乐趣

在教会里长大的Cherol一家都是基督徒,平时周末也大都在教会度过。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要平衡家庭与生活的关系,这对于一个女性来说,确实劳心劳力。这时候,信仰的追求会带给她无穷的力量。

信徒的身份犹如给她女强人的身份注入了一股无形的力量,信仰教会了她如何在工作与生活中保持平衡,也教会她人生分阶段的优先级。信仰的力量也给予了她丰富的智慧,教会她如何摆正家人、工作、员工、上帝在你心里的位置。当我们都在烦恼生活工作的平衡性时,Cherol用一股谦卑的心态,淡然地处理着自己与身边人事物的关系。

(Cherol一家三口参加礼拜仪式)

除了教会,Cherol现在还喜欢捣腾各种花花草草,在她的朋友圈中,能看到非常多的多肉植物。只要看到明媚生长的多肉,工作上的烦恼再多,也会一扫而光。繁忙的创业工作之余,多肉植物就成了她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

到了这个年纪,再像以前那样高强度的工作已不太可能,但是真要让Cherol退休,说实话,她还真有点不是很情愿。即便实现了财务自由,但一旦要说真的闲下来,对Cherol来说会很不习惯。所以她希望在能工作的时候还是好好工作,但也会留下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陪伴孩子的成长。

比起事业上的成功,儿子的成长同样值得Cherol骄傲,而儿子早早的独立,也是Cherol能够成功创业的根本,对于儿子的教育,她常说:“父母必须要有父母的样子,而不只是单纯的朋友。即便创业再忙,也不要忽略陪伴孩子的成长,很多时候要告诉他成长上的经验。”

(Cherol和她的儿子)

从一开始工作的高大上环境,到之后不断减薪也坚持追求自己想要的,Cherol一直用一种随遇而安却又认真坚持的态度去面对每一份工作,女性的坚韧让Cherol游刃有余地面对世界里的种种挑战。

成功的企业家之所以能够成功,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他们敢于做自己。

而Cherol在猎头的世界里,也一直勇敢地

做自己想做,

爱自己所爱。

END

文|谷露软件 麻小薯

图|Partner One Cherol Cheuk